目前日期文章:200810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晚上九點多,冷冽的空氣有了初冬的氣息,應朋友的邀請,參加他的音樂表演,地點是在某個鎮上教堂的二樓,在一樓就可以聽到從二樓流竄而出的歌聲,朋友的表演是在十點鐘左右。

 

看著我朋友彈鋼琴邊吹著口琴,或是自彈自唱自行創作的歌曲,雖然我絕大部份都不知道他在唱些什麼,但還是很努力的投入,希望可以從他所唱的旋律中得到一些線索,感謝音樂沒有國界,即使文盲音痴如我,依然可以欣賞旋律。

 

台上的表演沒有固定型式的音樂,沒有固定型式的樂團,一切非常非常的隨意,有人自組樂團,有人唱情歌,有人打著咚咚的鼓聲,有人唱鬼吼鬼叫的音樂,各式各樣的音樂就在這個小小小小的咖啡廳裡,不停的遊走,空氣裡沒有酒吧嗆鼻的煙味,沒有擾人的醉漢,只有約末三十來位的學生,或坐或站或以最舒服的姿態聽著音樂。本來想說,可能沒什麼認識的人,沒想到還是碰到了不少朋友,有打工的同事、寫作中心的顧問、社團的朋友還有朋友的朋友,只是沒想到週五的晚上,大家就在這莫名的聚在一起。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打開乖乖,撲鼻而來的是淡淡的椰香,這包乖乖是我貢放著一整個星期,每天看著它,都捨不得打開來吃,想等到我真正受不了時,才動手拆開。沒想到我的定力在一個蠢蠢欲動卻又毫無活動的週五夜晚,就這樣開來吃。這包乖乖所費不貲,1.29美金一包,是我這輩子吃過一包最貴的乖乖,裡面沒有包著金箔,沒有什麼特別的成份,只是好友特別從別州買來的小禮物,只是一包再簡單不過的乖乖,只是一包勾起回憶的乖乖。小時候每回買來,都會迫不及待的想知道,裡面藏了什麼興奮的小玩具,可惜的是,這樣的樂趣早已被神不知鬼不覺的取消了,我很懷念超小本的漫畫或迷你簡單的組合玩具,又或是一小張貼紙,總覺得那些東西和我童年的回憶聯結在一起,即使奶油椰香的口味至始至終都沒有改變,但期待的心情卻少了些,像是少了條牽動著童年的繩索。

 

在台灣,每回我去超市,零食千變萬化,但是選來選去總還是會丟包乖乖進去,而往往最先吃完的也是乖乖,媽媽每次都笑我說,都幾歲人了,還吃乖乖。我都會回她,我將來就做當媽了,或是做阿嬤依然也是會吃乖乖,還會買給我的小孩吃咧!台灣的變化太快太大了,難得有些東西可以數十年如一日的,小學的建築變了,小時的朋友早已各奔前程,老師早已退休,廟旁的竹林早就被夷平了,路旁流過的小水溝早已加蓋被柏油鋪平了,巷子裡玩橡皮筋繩的女孩早已長大成了熟的不能再熟的熟女,在地球的另一端,邊打著電腦,邊吃著乖乖,回想著小學的快樂時光。乖乖!!寫著寫著,乖乖已經去掉了半包,先存著吧,剩下的過兩天再吃吧!

 
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文化人類學是我打從以前想都沒想所修的課,因緣際會而選上了這門課,原來之前我所熱衷的文化,全都藏在這門課裡面,繞了半個地球,得以西方的角度來看世界各種不同的文化,的確是另一種新鮮的經驗,連最近每天打開收音機最熱門的兩件新聞,火辣程度和美國總統的選舉熱度不相上下,中國大陸的有毒牛奶事件,和美國的金融風暴,也被老師熱騰騰的端上桌來討論。中國大陸的有毒牛奶事件之所以這麼嚴重,是因為在全球化經濟下,原先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事件,牛奶的再製品和其他相關副產品的外銷,就這樣燒成了全球性的問題。另一件是最另美國小老百姓跳腳的是,美國政府打算拯救金融公司,但是無奈的是拯救財務露洞卻是天價,且用的是大家血汗的納稅錢來買單,無怪乎輿論聲一片嘩然。

 

 

  連學生餐廳裡的員工們都有這種感受,根據阿貓不負責任的鄉野調查,他們雖然沒有投資在股市,但是相對的父母的退休金存在銀行,因為有保障金額的上限,所以父母的退休金會受到影響;而房價的低迷,讓人很想過一陣子下手買,但銀行貸不貸款,又成了一個問題,買房子這種問題不是迫在眉睫,真正是做生意週轉的人,有時臨時需要一筆開支,如果銀行不讓週轉,一旦跳票,可得面臨倒閉,整個經濟效應就像是玩骨牌一樣。最讓人氣不過的就是一年多以前,開始預知會有經濟危機的總裁或執行長們,早就拿著黃金降落傘逃之夭夭。最後他們也很好奇政府的反應,就會做出什麼樣的對策,雖然第一次法案沒過關,但是第二次法案如果想過關,還得再增加些條款和但書,來保障這些支付這筆爛帳的普羅大眾們,還有要怎麼懲罰乘著黃金降落傘而跑掉的執行長們。怎麼看我都感覺我像是坐在觀眾席底下吃爆米花,欣賞美國霹靂火劇情的阿貓,如果有什麼新的劇情發展,我再告訴大家吧。那天法案公布投票時,我坐在電視機前吃中餐,一邊是投票贊成與反對法案,右下格小框框則是道瓊工業指數跳動,對照著這些數字的跳動,好不精彩,尤其是道瓊工業指數,一度下探600點,我如果有大筆資金投在美國股市,我大概早就心臟病發了!

  

拿到這堂課的行事曆以後,才發現原來這堂課是訓練聽寫能力呀,上課內容佔考試的百分之五十,因此老師在講台上講,而學生在底下寫不停,講課內容頗廣,偶爾一個不小心閃神,神遊回來時,老師已經講到下一段了。後來,我只好硬著頭皮和老師表明,我可能需要一點小小的幫忙,她聽了以後說,很了解以第二外語來學習的辛苦,因為之前她曾在挪威的某個小魚村,做實地訪查,如果我願意的話,可以介紹坐在前排的同學給我認識;考試時,她也很樂意替我解釋我所看不懂的單字或語句,我興奮的只差沒在教室大喊一聲YES,沒想到得到的幫助,遠遠大於我所要求的!!! 上上個星期,我總算開始和其中一個同學請教功課,坦白說,很少用這樣方式認識美國朋友,之前還焦慮的不知道該怎麼問她,萬一沒問題怎麼辦,後來問完問題後話匣子就打開了,沒想到我們兩個都是回鍋的學生,她以前在急診室工作,直到有天起床,她覺得受夠了,因此就決定辭職回學校再唸書,於是我們開始了不同的文化交流。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