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91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100_1820.JPG 

 

遠嫁瑞士的獨立自強的Joan、嫁到黑鮪魚慶典地的Fish、再加上有著莫名熱血的迷糊貓,九年多以來,三人都沒有聚在一起,只有各別兩兩的見面。因為Fish到中部坐月子,Joan回台省親,而我的殺G生活也結束了,總算總算久別重逢。剛認識彼此時,我們尚在高中升大學階段,未踏進雙十年華 ,十多年的歲月過去了,後來的我們散落在地球一端生活著,這種不曾因時間的拉長,而褪色的友誼,久別重逢後的感覺真棒。

 

Fish出嫁時,我是伴娘,陪她嫁到屏東東港,上次見面是在九年前她大女兒滿月時,現在大女兒都上了小學二年級。她打笑著說每生一胎就多長了五公斤的肉,這樣三胎下來,她實在吃不消,看著她輕輕抱著襁褓中的兒子,滿滿慈愛的眼神,但說話間和語調上,盡是我年輕時所熟悉的Fish,只現在多了一個母親的身份。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準備考試的這段日子裡,我就像是泅泳在深夜的大海中,一直找尋上岸的地點,黑夜白晝,日升日落,從春光明媚的春天游到烈日當空的夏天,再從滿是落葉的秋天,游到了百樹凋零的初冬,我靠著微弱的星光、月光指引,我向路過海豚、候鳥們問路,但是始終找不到歇息的地方,彷彿永無止境的游著。

 

 

考前的若干天:

 

好友策去日本玩,特別從日本明治神宮帶給我的合格御守,她說,這回考試要好好考喔。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