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九點多,冷冽的空氣有了初冬的氣息,應朋友的邀請,參加他的音樂表演,地點是在某個鎮上教堂的二樓,在一樓就可以聽到從二樓流竄而出的歌聲,朋友的表演是在十點鐘左右。

 

看著我朋友彈鋼琴邊吹著口琴,或是自彈自唱自行創作的歌曲,雖然我絕大部份都不知道他在唱些什麼,但還是很努力的投入,希望可以從他所唱的旋律中得到一些線索,感謝音樂沒有國界,即使文盲音痴如我,依然可以欣賞旋律。

 

台上的表演沒有固定型式的音樂,沒有固定型式的樂團,一切非常非常的隨意,有人自組樂團,有人唱情歌,有人打著咚咚的鼓聲,有人唱鬼吼鬼叫的音樂,各式各樣的音樂就在這個小小小小的咖啡廳裡,不停的遊走,空氣裡沒有酒吧嗆鼻的煙味,沒有擾人的醉漢,只有約末三十來位的學生,或坐或站或以最舒服的姿態聽著音樂。本來想說,可能沒什麼認識的人,沒想到還是碰到了不少朋友,有打工的同事、寫作中心的顧問、社團的朋友還有朋友的朋友,只是沒想到週五的晚上,大家就在這莫名的聚在一起。

 

吧台賣著的飲料,有汽水、咖啡、熱可可,一杯1.5塊到0.5塊不等,而爆米花則是免費無限量供應,果然是打磨週五晚的最佳地方,而且有爆米花的加持,下次不用再邀請我了,我自己應該會主動來報到吧。我點了一杯名叫義大利汽水的詭異飲料,吧台的小姐解釋,裡面是以汽水和基底,加上其中一種糖漿如百香果、草莓、覆盆莓等,再放上發泡奶油,就是義大利汽水,喝起來滋味挺不錯的,有點像是特製的汽水,隨我喜愛加上哪種風味的糖漿。

 

很羨慕這樣的青春,讓我也開始想念起我的陶笛,雖然早已忘了陶笛的指法,但卻很熟悉那溫暖或輕快的音調,簡單跳動的音符不停的在指間輕洩而出,回到家後,我忍不住開了YOUTUBE,試圖找回從前熟悉的聲音,好好的滿足自己的耳朵。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