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ott23歲生日,邀請我們去參加,想當然爾不會是那種在我家吃吃喝喝的派對,而是喝酒和跳舞,所有的客人,幾乎都是帶來一手或一箱的啤酒,只有我們帶汽水、零嘴和蛋糕,為什麼帶汽水,因為老人家(我們)要喝汽水。

 

檀香環繞著整個昏暗的客廳,震耳的搖滾樂從房間的音響傳出,毫不保留的播放著,廚房是唯一明亮的地方,擠滿聊天喝酒的人,我們放下東西,開始了今晚的序幕。我先給了壽星一個擁抱後,祝他生日快樂後,順手拿走了纏繞在Scott手腕上彩帶,長長的彩帶的盡頭是一顆汽球,我就玩起溜汽球,由於彩帶挺長的,這顆汽球在我沿路走時,沿路攻擊了不少賓客,挺好笑的。

 

有人坐在沙發上,卿卿我我,摸摸小手的調情;有人自顧自的喝悶酒,不發一言,人手一瓶的啤酒,和偶爾混喝的烈酒加可樂;有人加入聊天,開始聊起關於sausage(那話兒),由於談話裡面的俚語很多,常常讓我會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,不過,八九不離十的環繞在性上打轉;有人坐在沙發上,看著不同的故事上演;一群人在屋外抽煙,微涼的空氣,配著啤酒,微弱的月光,難以看清誰是誰。

 

一個雙性戀的女生在幾杯黃湯下肚,只剩下露背的背心和粉色小內褲,她大方的對著男生說,如果你們想要的話,我可以give you some(意指性),講著講著,大方的翹高屁股,秀出右大腿後方的獨角獸刺青,路人貓好奇的凑過去看,想看得更清楚,定神一看,乖乖~~真像是幼稚園小朋友的傑作,不過,我想很吸引其他的想要男生吧。

 

轉眼間,一對情侶閃進洗手間內,帶了兩瓶啤酒,我們三人在猜他們是進去親熱呢,又或是….,基本上過了五分鐘就出來,這裡面有很大的想像空間….

 

十二點以後,我們的壽星只穿著四角褲,自然毫無拘謹的,就穿梭在派對中,但很明顯看的出來,他有點了。他開始講話有點無法邏輯連貫,不過,還是一樣的可愛。

 

一個可愛的美國小弟弟,喝到搖搖晃晃的走路,跑來告訴我,我玩過多少次的strip poker,(該死的是,我還聽不懂這是什麼,叫他解釋=>玩輸撲克牌的就脫一件,像是先脫掉我的靴子),聽到以後,我就大笑,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講完以後,他又去盧其他人。

 

有個大塊頭的男生,喝醉酒以後,每隔十分鐘跑來和珍自我介紹,再問一次她的名字,告訴她如果她想躺下的話,他願意做他的僕人,但是珍婉拒,兩次三次後,他似乎是精蟲上腦的,拿起了綁在一起的兩顆氣球,說著他有兩顆那麼大的XX,他很想要疏解一下,他是正常男人,他該怎辦?!口氣不像前幾次的合緩,頓時之間,我們愕然以對,不知道該怎麼回應,後來一個朋友經過,隨口半開玩笑的說「Pop Them Out 你可以把他們放出來呀!」整個就化解我們的尷尬,呼~

可是,最後,他還是不死心一直想找我們,我實在受不了這種不舒服的騷擾,所以決定提早離開。

 

派對裡,愈深的夜,深沈的慾望就像剛搖晃過的可樂瓶,只要輕開瓶蓋,所有的慾望就會像可樂泡沫般的,泉涌而出毫不保留。酒精模糊了人的視線,看不清前方的小徑,回頭望不見來時路,只剩下沈默的夜、擁抱的酒精、震耳的音樂、和滾燙的慾望。

 

珍:任何想躺下的人,都應該到他們家去參加派對!!!

我:wow~歡迎來到動物園~~

Yumi:怎麼這麼短的距離,卻感覺像是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裡 =”=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