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過得好快,一年又過了,如果沒仔細去想,日子真的是稀哩呼嚕的過,這一年裡,我又在美國做了不少的事。

 

 

一、我的駕照不再是裝飾用的

 

對我而言,台灣的汽車駕照基本上是裝飾用的,一直放在皮夾裡,沒派上什麼用場,如果叫我開車,大概會以橫掃千軍之勢,讓方圓十里的路人甲乙丙和鄉親父老們,通通讓路。在這裡我學會了一個人開車,美國真的很大,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,那時去考托福和GMAT,買了杯超大杯的咖啡,然後,清晨摸黑上路開了一個小時的車,邊聽著廣播,邊看著天色漸亮。唯一慶幸的是那台花美金八百元買來的小綠,目前為止沒出過什麼大毛病。

 

有一回,我和室友們一起去看電影,是週末晚場的電影,看完電影後,半路被警車跟蹤,這裡的警車賊賊的,他們通常不閃巡邏燈,跟在車屁股後面一段時間,然後覺得你有亂開車的嫌疑,就閃燈要你靠邊停。好死不死那天,因為是春假又十一點多了,整個鎮和鬼城沒什麼兩樣,根本沒車來往,於是我就發揮貓霸王精神,把路當成我家的,給它開路中間,就這樣被警車盯上,結局是警察開給我警告罰單,理由是,開車開到路中間,還有我右邊剎車燈壞了,叫我快去修理,一整個搞笑到極點。

 

 

二、我通過了托福,開始拿了商學院的課

 

這是我唯一在學術上的明顯進展,目前正在努力往殺雞(GMAT)的路上走,當然有人很聰明,隨便唸唸就可以考高分,又或是焚膏繼晷的日夜苦讀,兩三個月就輕鬆解決這兩個考試。但是,準備過留學考試的人,多少都知道,這兩科沒有一定的底子和時間,難以速成,有幾分能力,能夠做幾分的事情,肩上能挑起多重的擔頭,不過份高估或低估自己。修課以後,我發現美國的大學課業量果然重,大概平均為台灣課業量的2-3倍重,像有一科有5次期中和期末考外加次次小考,一堆課外活動和報告,搞到我快精神分裂了,該教授把一百分的細分成一千分,所以,每次都得努力準備,稍微一點點閃失,看似好補救,實際上卻難以挽回。

 

 

三、美國朋友珍和史考特

 

從沒想過我會誤打誤撞的修人類學的課,人類學是珍的主俢,她告訴我這是這州唯一有人類學主修的大學,她的夢想是到非洲去做研究。我們幾乎每個星期天早上輪流做早餐吃,邊吃邊聊當週發生的蠢事,她的手藝也挺不錯的,我吃過她做的法式土司、披薩、思康、墨西哥的蛋餅等。如果有機會的話,或許這個暑假她可能來台灣找我,到時,帶她四處玩,說不定會愛上台灣。

 

當她知道我的簽証有問題時,隔天她立刻替我到處向老師和系主任敲門,請他們幫我忙,她說,即使最後結果一樣,我寧願從我系主任的口中聽到,因為如果讓你就這樣走了,我會覺得很難過,我得幫你些什麼。

 

至於史考特,他是我在餐廳打工的同事,很可愛天真的朋友,他除了邀請我們到他爺爺奶奶家,和他們的家人一起渡過傳統的聖誕節外,另外我也難以忘懷那些瘋狂的派對。

 

 

 

四、哇哈哈哈~~ 有仰慕者

 

 

對一個熟女來說,有外國小男生仰慕我就心滿意足了,在這超鳥的小鎮,我並不指望談什麼鬼羅曼蒂克的異國戀,再者因為實在無福消受這些小男生,也不想摧殘幼苗,所以只好含涙淡化處理。

 

 

今年沒像去年一樣,去芝加哥或紐約,反倒是較多不同的生活體驗。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