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包打包打包,就是我兩天的生活,我總是喜歡買一堆東西,填滿自己的房間,然後每次在搬家的時候,又會狠狠的發誓,下次再也不再買這些鬼東西了,過沒多久逛街看到可愛的東西,依然是情不自禁的掏出錢包買下來,原來人的記性很差,自己曾說過的話,早就忘得一乾二淨的。

 

打包最難的在於丟東西,而不是整理歸類,這東西以後是不是還要用到,是個雞肋物件還是真的要保留,萬一丟了,會不會又要再買一次。有時難的不是丟有形的物品,難的是在於丟掉那個東西所附屬的情感,一張分手戀人的相片,一條他精心挑選送的項鍊,一個他愛用的水杯,一本劃滿千百個重點的參考書,一件陪你走過校園生活的破舊牛仔褲,一張隨手拈來的塗鴉或句子,留下當時的心情和煩惱,一份和好友在課堂上傳來傳去的紙條,寫著暗戀男生的心事,零零碎碎的東西,訴說著一個個片段的小故事,丟掉或留下不停的拉鋸著,於是又把東西擺回去,留到最後再處理吧。

 

有種感慨,無形的情感可以透過文字的保存,不停流傳著,袁枚祭妹文,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,不管時間過了多久,讀到詩句時,心裡依然激盪著,但可惜的卻是大多數的物品,存在的時間,常常比人的情感維持得還久,東西還在伊人何在的無奈。

  

打包是個舊的結束,新的開始,得先除掉一些舊的東西,無論是回憶,是心裡的包袱,什麼回憶該保留,什麼回憶該放掉,用著心中的尺衡量著。也因為清掉了舊有的回憶,才有機會開門讓新的生活住進來,所以,搬家打包物品的經驗是討厭的,但是丟掉不需要的舊回憶是愉快的,未知的新生活經是另人期待的。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