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程時,芝加哥往東京的航班誤點才飛,再加上停留東京檢查新流感狀況,原先要搭往台北的班機,老早就接不上了,航空公司貼心的替安排,當晚住宿和隔天的航班,本來天真的以為,挺多坐坐晚班機回去,結果被意外的招待東京一夜遊,拆開航空公司安排行程的信封,看到飯店招待券時,我有些遲疑,好熟好熟的飯店名字,當下沒有多想,只是想趕緊搭上接駁車回飯店休息。

 

飯店離機場很近,約末搖搖晃晃十分鐘的車程,就抵達了飯店門口時。我望著飯店有點愕然,這是七年前那家飯店,當時我和他暪著彼此的父母,一起溜到東京去玩,我們的手曾經牽得緊緊緊緊的。

 

踏進飯店好像走進了時光隧道,接待人員一樣禮貌客氣,櫃枱後方一樣掛著三個不同時區的時鐘,挑高的接待大廳,黃色的燈光一樣投映著大理石地板,餐廳一樣是在入門後左轉直走到底處,飯店門外的小商店一樣賣著東西,只是這回我的手掌心空盪盪的。

 

那天夜裡,微暗的燈光伴著不間斷的音樂,我瑟縮在床的一角,等待著天明後的旅程。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