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_1820.JPG 

 

遠嫁瑞士的獨立自強的Joan、嫁到黑鮪魚慶典地的Fish、再加上有著莫名熱血的迷糊貓,九年多以來,三人都沒有聚在一起,只有各別兩兩的見面。因為Fish到中部坐月子,Joan回台省親,而我的殺G生活也結束了,總算總算久別重逢。剛認識彼此時,我們尚在高中升大學階段,未踏進雙十年華 ,十多年的歲月過去了,後來的我們散落在地球一端生活著,這種不曾因時間的拉長,而褪色的友誼,久別重逢後的感覺真棒。

 

Fish出嫁時,我是伴娘,陪她嫁到屏東東港,上次見面是在九年前她大女兒滿月時,現在大女兒都上了小學二年級。她打笑著說每生一胎就多長了五公斤的肉,這樣三胎下來,她實在吃不消,看著她輕輕抱著襁褓中的兒子,滿滿慈愛的眼神,但說話間和語調上,盡是我年輕時所熟悉的Fish,只現在多了一個母親的身份。

 

和Joan一見面就熱情擁抱,整整四年沒見了,擁抱過後,友誼像按了電源開關一樣,瞬間通電。她說著,她後來去環遊世界,連兩年不在國內,回台灣,而我又去了美國,接下來她遠走瑞士,彼此錯過身。我很是佩服一個女生隻身自助旅行,勇闖天涯,連戰爭警戒區的阿富汗、巴基斯坦都有她的足跡,和她環遊世界的勇氣與獨立自主,我去美國唸書的精神,怎可比擬。

 

我們開心的聊近況,叨叨絮絮的分享彼此的感受,我聊美國的趣談,Fish談著家庭生活,Joan拿出了筆電,分享瑞士生活的相片,相片裡的她洋溢著幸福不已的笑容,住在傳統的木造房屋,遠方是白雪像糖粉覆蓋山頭的阿爾卑斯山,或是冬天雪地裡的樹梢上的積雪,或是春天一片青翠的草地,又或是他們耕種的菜園一隅,或餐桌上簡單的千層麵、炒飯或自製的蛋糕,每一張隨手照下的相片,像極了日曆簿上的風景照,沒有做作的人工,卻透露出滿足到不行的幸福生活。

 

彼此相約下回的見面時間,可能是明年年底,Joan會再回台,但,我可能無法赴約,待在遙遠的美國。Joan說著,如果有到瑞士旅遊一定要拜訪她,我說,如果有去瑞士玩,一定要嚐嚐她老公的手藝,沒問題的!而Fish將留在中部直到十二月下旬,也許明年我會安排個小小的旅行,去東港找她也說不定。

 

 

PS:GMAT扼殺了我的中文程度,這兩次寫文章都寫得卡卡的。 

 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