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我家常有貓打架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在台灣,不得不購物日子有很多種,最最重要的一個日子就是百貨公司的週年慶,千辛萬苦排隊,而獲得大把贈品的心情,又或是用一份正品價格,附加一車的小贈品,這樣莫名的成就感,絕不亞於你娘在菜市場裡與攤販,殺價殺的昏天暗地,最後85元的菜以80元外加一把葱成交。說到底~ 我們骨子裡都還是相同的女人,只是時代不同,換來的戰利品不同罷了~

 

前晚,我信誓旦旦對我娘說,明天早上一定要早起,去排隊買倩碧的東西,結果隔天起床,窗外下著滴答答的雨,而我像條蟲窩在被窩裡,鬥志被雨聲外加睡意打到剩下一折。十點半時,我娘邊炒菜邊唸我,你這樣素要如何去唸蘇!連買個東西都不積極!你這隻晚起的蟲,不是鳥!以下省略數句XXOO

 

一杯咖啡下肚後,晚起的蟲啓程前往聖殿(中友百貨),前來進香的香客絡繹不絕,我在人群中鑽動只是為了証明自己也是進香團的一員?!先前在DM做足了功課,除了看準了哪家專櫃、滿千送百可得多少、贈品多少、再用哪張卡刷可以有什麼贈品。搞得比國小背課文還要熟,但購物袋裡滿滿的商品,那種那種猶如買菜送蔥的驕傲與成就感,比修好馬桶還要威個千百倍(住美國時,我會自己修馬桶、通水管,再住幾年,我應該可以修車。)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31 Sun 2010 16:08
  • 阿醜

 100_1849.JPG

 

輕輕抱她在懷裡,拍著她的肩膀,不知道是她的體溫穿透毛巾感染了我,又或是抱著她的幸福感,暖意盤旋在我胸口中,我只在乎她安詳熟睡的臉龐,只在乎她皺眉時的哭喊。當下,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被放下,用來換取和她相處的片刻。她睡著時真得可愛,如果不是擔心親她可能帶來細菌,我好想親親她的臉頰。抱著她時,開刀房的人員經過,給了我個不經意的微笑,說著好溫馨。也許開刀房的人看過太多的生死搏鬥,人生的縮影,知道生命得來不易,這種簡單而純粹的幸福,對他們格外的不同。

 

======氣氛分隔線 ======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打開窗戶,希望照進窗的陽光可以趕走連日的寒氣。寒流和美國的冬天雖然不可比擬,但是,房裡沒有暖氣,等同住進冰箱。對怕冷的我而言,冬天最大的折磨便是手腳冰冷,我就會開始不自覺得塞進一車的食物,然後變的肥腫 = =,總得想想方法讓自己渡過冬日,我不想要春暖花開時,變成隻肥貓然後寫肥貓流浪記!

 

將老薑母切片,在乾扁的紅棗劃上兩刀,折上一方深褐色乾硬的桂圓方塊,放點薑母茶糖塊,讓它們與沸騰的水一同翻滾,再轉為小火,茶湯的顏色漸從淡褐色轉深,空氣中飄散著香甜的桂圓紅棗,微帶點薑的香氣,半小時後, 桂圓紅棗茶就可以喝了。

 

一鍋的桂圓紅棗茶,我喜歡煮兩番,第一次喝的是桂圓和著的甜,桂圓變成了朵朵小花,或像圓滾滾的小棕球,吃在嘴裡,口感微脆的桂圓輕輕咬下,微甜的蜜汁在嘴裡化開。當晚留著點茶湯浸著材料,隔天放點水再加入薑母糖塊,這時就輪到紅棗的甜上場,吃著這時回春飽滿的紅棗肉,只要輕吸吮著,紅棗的甜瞬間溶在嘴裡。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最近都沒有什麼心情寫網誌,因為都在唸書的,言語乏味到爆,上來寫文簡直就是荼毒大家的眼睛,索性就賴著不寫,週記變成了月記。

  

這兩天,我家土黃色的超大電冰箱壞了,不過重點是在我媽這個電器白痴的使用下,我家電冰箱竟然也存活了二十年,有種非常非常的神奇的感覺,就像我不管怎麼被我娘亂養,都會長大是一樣的感覺。我娘在電冰箱快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那天說,「啊!怎麼給我選在這個時候壞掉,我這禮拜要嫁女兒耶!厚~~」,彷彿這個勞苦功高的奴才,不該選在這個時候掛點

 

我娘的天才尤其在儲藏能力上,簡直是一流的,於是我在冰箱中能夠找到全新未開封的玉米罐頭、魚罐頭、胡椒盬、即溶的桂圓紅棗包等。她的理由是,不冰進冰箱,這些東西都會很快就壞掉!接著,日子一天天過去,我就翻到了半年前她冰進去的罐頭,她還忘了是何時冰進去的!簡直以為她擁有的是間大型冷藏室,而非電冰箱,我個人認為我爹應該買給她的是那個海尼根廣告中,讓男人尖叫的大型冷藏室才對。

 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上個星期,為了買盒綜合馬芬,我和我媽在架子前足足猶豫了10分鐘之久,直到我妹強迫性的隨手捉了一盒,才結束了這對猶豫母女的困擾。我總算解開每回逛沃爾瑪,為啥總會逛個一兩個小時之謎,原來是遺傳自她的基因。 某日早晨,我烤了一個馬芬當早餐… 我:希望剛剛烤的馬芬不是香蕉口味的媽:很奇怪!香蕉和你無冤沒仇的,幹嘛不吃它?我:對呀!我通常只吃和我有結拜的蘋果、草莓、葡萄…. 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 媽:這個鮪魚頭的肉,挺營養的,多吃點吧我:有啦,我有在吃,有吃就好了,吃那麼多做啥媽:你可以吃起來囤積,然後將來有天要生小孩,養份可以給他/她我:最好是= = 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 媽:我們去黃昏市場買的豬腳筋,我把它們埋在肉燥裡,要吃快點喔!不想讓你爸知道,不然會被他吃光光。我:喔~ 爸不是也會吃肉燥嗎……XDDDD 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 某貓的床上,目前還放著一疊,我媽從菜市場衝鋒陷陣所買來的恐怖亮橘色T恤,她還說,這些衣服記得打包帶去美國穿= =
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初夏的陣陣微風將我的爺爺帶走了。

當母親告訴我,阿公走了的消息,原先淡淡的悲傷,漸漸轉變成一個龐大的漩渦,不斷的把我捲進遙遠的童年記憶裡,於是這些記憶變成了甜美卻苦澀異常的滋味。我開始回想起阿公,最常和他互動卻是在童年的時候,一直到後來這十來年,我的理由和大多數的人一樣,忙於功課和工作,所以沒有好好的陪過他。我心底有些難過和遺憾,除了沒能見他最後一面,在他晚年時未曾好好陪過他,即使是農曆過年,也只是草草的在除夕夜裡看他,沒想多花些時間和精神在他身上,一直以為他永遠都在。

童年裡,家裡有一塊幾分田,阿公自己種稻,收成後分給整個家,一個星期天的早上,阿公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撿田裡福壽螺,撿到田螺一公斤給我十塊錢的零用錢買糖果,我說好,於是我就跟著阿公去,他拿了一個大的奶粉鐵罐讓我裝撿到的福壽螺,我很努力的和他一起撿,後來我開心拿到二十塊錢。小時候,我總計較,阿公阿嬤每次吃辦桌,常常帶著堂哥去,較少帶著我,現在想來小時為這種小事賭氣而感到好笑,但是在那個年代裡,那可是吃好料的機會,怎容錯過?!有一回阿公阿嬤帶著我和妹妹一起去,我記得那是在田裡搭起的帆布篷,板凳底下是秋收後的稻梗,印象裡有道菜,我看著他吃,我說我也要吃,阿公說我不能吃,我問他為什麼,他只是曖昧的一直笑不願意回答我,我倒是忘了我是否吃了,等到回家後,妹妹和我解釋,我才了解原來那道菜是是麻油炒公雞的蛋蛋。在我幼稚園的時候,阿公常常去寺廟的老人活動中心去泡茶,而我跑去找他,有回一個老人和阿公爭論說我是男生,阿公說「這是我的孫女,我怎會不知道?」,那個老人打死不信,直到阿公把我的褲子脫了,和他說,「你看!!我就和你說她是女的,你還不信?」他才不再爭論。等我回到家告訴媽媽,媽媽一直笑著,但是媽媽依舊把我做中性打扮。童年裡與他一起的記憶就這樣不停的像跑馬燈,在我腦海中不停的旋轉跳動著。

angelwap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